感人故事:你脚踩的地狱只是天堂的倒影



NSK 695VV

 

大学为何呼唤理想肚兜式菠萝衫----实例图解【棒针】横织短袖---美丽100个道家素菜vegetableplate(61-70)【有声读物】高中必背古诗文40篇标准朗诵(方明雅坤诵读)

澶忓鎷晳椋熸鐨勫共閿呭ぇ鑱氬悎颈椎病的病因、一目了然、图解析家政女皇20150418视频和笔记:土豆馅肉饼,菠萝饭的制作方法公文应用范例(十四)只因,多看了你一眼【情感美文】法律栏目剧,感觉却比电影、电视局更有趣,原因是什么?不需要广电的审查备案吗?智慧金言【详图细解】甜馅青团子的做法大姨妈肚子疼怎么办?[转载]惊天大秘密阿宝歌集机械能及其守恒定律刘志龙老师医案之头发出油案世界古典音乐名曲(4)喜欢写东西,想投稿赚些稿费,有什么地方适合投递?气虚质的人的特征冬季保健养生重在防寒健肾追求成功人生必怀一颗宁静心(图)姘戦棿缇庡コ锛屾竻鏂板鐜夌殑澶х編浜?锛?江西七星水法之《夫妇雌雄》千金难买的6个除臭偏方妹妹你别走09抗老年痴呆症的锻炼【图】名医忠告:癌症的治疗误区与预防秘笈详解曹操的伎俩“割发代首”

图解:十八大后习近平历次讲话离别总是那么伤感【情感美文】苦难是人生最好的大学议论文曹操的伎俩“割发代首”

    2014.03.09 

感人故事:你脚踩的地狱只是天堂的倒影

文/午歌(豆瓣)

浩子大学时跟我一个班,在院篮球队里是我的替补。他身体素质很好,人生的又高又帅,可惜就是太懒,球技稀烂,适逢重要比赛,一定全场板凳。他每每赖着队长要上场冲杀一阵,放他上去就是一阵胡搞,要么乱放“三不沾”的三分球,要么抢篮板崴肿了自己的脚脖子。

这还不算,浩子成绩很差,基本属于旷课专业户,倒是谈恋爱、打架、组建网游战队啥的样样精通。
有一天,浩子鬼使神差的跟我讲,班长,现在我他妈的混成咱学校老大了啊,你要是有人要砍,吱声啊!
我说,暂时还没有,先谢了哈!
浩子伸出健身指凌空一戳,说到,不客气,自己人,吱声啊,一定吱声!

浩子的命运从大四时发生了急转,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式的往前冲。先是球技精进,发奋图强的锻炼身体,紧接着,全年旷课,到社会上组件了一个模特演艺队,自己做经纪人,全国走穴赚银子。

那个时候,浩子经常在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内容循环往复,大体可以分成三类:
其一是,班长,你猜我今天赚了几万?
其二是,班长,我昨天被追着揍,你猜我被几个人砍?
其三是,班长,学校点名你可一定要帮我顶住!

我通俗的回答是,你要平安的回来。你现在的点名可是全勤的,要是回不来,我估计要被学校砍了。还有,尽量早一点,我快顶不住了。

我苦苦的顶了一年,毕业前浩子因为自控成绩不及格的事被学校翻了出来,自控老师硬生生的要把他按住留级。

浩子收到消息,杀气腾腾的赶到学校找自控老师拼命。自控老师曾留学东洋,不但治学严谨,生活、衣着也极像扶桑青年。印象里,大学期间她好像整天穿着丝袜短裙,就算飘雪的冬日,也不忘展示一双不穿裤子的美腿,。

浩子说,我他妈找 “布川裤子”拼啦!
我说,你淡定点,布川其实人不坏,就是在扶桑多年,人也变得有点一根筋,你跟她好好谈谈,兴许还有戏,千万别动手。
我说,记住,绝招是装孙子。

浩子去找布川理论,我等损友在守在办公室门口窃听。
浩子苦口婆心、声泪俱下的讲了半天,最后布川轻声的问了一句,假如我放你毕业,你有什么人生理想?
浩子说,我的人生理想就是毕业三年挣足一百万。
“哈哈哈”~办公室里,布川发出地动山摇般的笑声,她让浩子赶快滚蛋,她说,一个连自己干什么吃的都不知道的人,到社会上能有什么用。你,——留级留定了!

这之后,我们毕业,浩子留守,杳无消息。
又过了一年,浩子打电话说,他毕业去新疆打CUBA了,赚了几双好球鞋。
又过了一年,浩子打电话说,原来大学的球队有人结婚,问我要不要一起随份子?
我说,随吧!你告诉我账号,我打钱给你,浩子说,那点小钱,你甭管了。

又过了两年,浩子打电话说,班长,我随份子的钱,你能不能赶快打给我?
我说,行啊!你在哪呢?急吗?
浩子说,急,我再等着赶飞机,你丫快点,饿死我啦!

此后又过了好几年,我一直没有浩子的消息,直到去年,他来杭州出差,特意租了辆车开到宁波来看我。
浩子好像变了,眼神里不再有戾气,裹在金丝镜框里的大眼睛, 跟住上豪宅式的,有股雍容的优柔。

我说,你这几年跑拿去了?
他说,我去了哈萨克斯坦。
我说,去干甚啊?

他说,我毕业进了一家管道公司,然后搞工程施工,其实我挺能吃苦的,后来就出国搞建设了。
我说,好啊!我正计划搞毕业十年同学会,你到时一定要来啦!
浩子说,行啊!同学会我个人要捐点钱出来。不过,要是布川裤子来,我就不去了。
我说,为啥?
浩子说,布川看不上我,认为我不知道自己干啥吃的,我怕她再看见我,对她的人生打击太大。
我说,布川不是特鄙视你的理想吗?你实现了吗?
浩子说,“理想?”,他熟练的推了推金丝眼镜,军统特务一般,一本假正经的说,三年一百万那个吗?已经超额完成了。

我说,对了,你国外待得好好的,干嘛要回来?
浩子说,我妈走了,你知道吗?

我一时语塞,定在半空。
浩子说,我妈得的是癌症。
浩子说,我其实出国拼命挣钱,是给我妈做医药费用的。
浩子说,我赶着回国,是因为我知道挣再多的钱也没用了,我要陪我妈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浩子开始慢悠悠的跟我讲解如何在人生的最后岁月里陪伴母亲。这完全不是他在我脑海中的一贯印象,他很淡定,仿佛在诉说别人的故事。他很冷静,抽丝剥茧不带一丝火气的告诉我:他如何烧菜做饭,一勺一勺为母亲吃;他如何洗衣托地,一点一点的给母亲擦洗身体。他如何自学按摩,让母亲舒服一点,又如何在母亲小睡的间隙,疯颠颠的冲回家看望父亲。

因为是癌症晚期,医院不建议进行手术切除。
父亲很漠然,很犹豫。父亲跟他说,到底做不做手术的事情,由你来定,我已经无法承受了。
浩子听完父亲的话,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指着镜子中的自己一遍一遍的骂,我为什么这么蠢?为什么下不了决心?日子为什么会这么难?
然后他用头撞墙,大嘴巴抽自己。
然后,他推开窗户,瞪着楼底,掂量着是不是要一把结束这苦难的日子。

然后的然后,他在卫生间了清洗了哭红的眼睛,攒着一张笑盈盈的脸,上了发条式的继续烧菜做饭,继续洗衣擦地。

“最后,还是瘦成了一把干柴。”,浩子说,“妈妈走得很安静。”
“追悼会的那一天,想不到医院来了很多人。病友、护士,还有特意请假赶来的主治医生,他们说,没见过我这么孝顺的男人,他们越说,我越哭的厉害。我哭得丧心病狂,很多人都拉不住,索性跟我一起哭起来”,浩子说。

我和浩子坐在江东区新河路上的一家咖啡馆里,午夜一点半,咖啡馆准备歇业打烊。灯光幽暗而昏黄,远远的,服务员开始收拾擦地,我们两个忽然抱头痛哭。
宁波的秋夜很安详,江风穿过法桐的叶子,哗啦啦的像要揉碎这个晚上。

浩子说, 别哭了,咱俩加起来快有3米8了吧?!
我说,是啊,咱们两个大爷们,别再给人家吓着。

我们从咖啡走出来,沿着江边溜达,我说,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浩子说,接下来,我要找个好姑娘结婚。
浩子说,我的条件不高,就是有一样,要容得下我爸。结婚以后我要我爸跟我们一块住。

浩子终于搭乘一辆出租车,消逝在秋夜的尽头。临走时,他说,你还记得毕业前,咱们打全校 “三人制”(篮球)的时候,被三个两米多的大个打得像狗一样吗?
我说,记得,你不是扔进了人生第一个三分球,然后咱们压哨逆转了吗?
浩子说,是啊!扔之前,我就傻逼呼呼的想,卧槽——快点结束吧!

我曾经看到过一句诗,“你脚踩的地狱只是天堂的倒影,我唇角的故事终将是时间的灰烬”,浩子的生活正好印证了前一句,而我迫不及待的想这些记录下来,我想,等到时间化为灰烬,还会有人们在唇角挂记着这些故事。

这绝不是小说,也不仅仅是一个故事。


文档类型:上传人:清清流水666下载许可:否下载次数:0大小:32.4K所需奉献值:2



资讯联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