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买名家一张纸,不买无名一块布...



NSK 6908DDUNR

 

我心如水,安然向暖【情感美文】数字对联集锦【美味佳肴】家庭宴客美食菜谱做法大全计划经济时代上海人的“吃表格的行合并与列合并

水产品的做法大全视频:『自然奇观』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山楂桂花香鲜奶西米露的做法美女==大自然的醉人风韵今生只做你的红颜土豆华夫饼的做法AmazonCloudFront和Akamai的服务相比优势是什么?成语典故五十一李昕:读书采用“三重奏”阅读(31)高考作文典范示例单图音画梨花情翡翠入门知识(下)印度河文明佐证古昆仑“黄帝轩辕国”韩式插肩袖毛衣-俏皮花朵毛衣微博「我在这里」的设计最初起源与哪里?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乐于分享自己地理位置?口疮可从瘀论治 不要与趋势为敌—中国未来20年 山楂桂花香鲜奶西米露的做法【引用】红豆饭四月我以拥抱的姿态等你在网上买手机为什么不能保修?二战甲级战犯从耳朵高低位看面相马齿苋食疗方精选2012伦敦奥运会男篮决赛最令你感动惊叹的是哪一个镜头?

《周髀算经》:数学亦是哲学璋佸壀鐑熻姳鍫ⅵ閲?图解:冬季洗衣实用窍门2012伦敦奥运会男篮决赛最令你感动惊叹的是哪一个镜头?

花大价钱买低档货:网购高档艺术品要谨慎

粉色珍珠钻石胸针 粉色珍珠钻石胸针 金色南洋珍珠项链 金色南洋珍珠项链 翡翠钻石耳坠 翡翠钻石耳坠
张大千 《山水》(中国画) 101.5cm×48cm张大千 《山水》(中国画) 101.5cm×48cm

  业内专家提醒消费者,网购高档次艺术品无异于玩镜花水月游戏

  500元的祖母绿挂坠、几千元的“藏品级”紫砂壶以及几万元便可收入囊中的青年艺术家的“精品力作”……当下,艺术品电商遍地开花,珠宝玉石、紫砂瓷器、当代书画等各种品类的“藏品”纷纷依托这个时髦的平台闪亮登场,并以大大低于“市场价”的低廉价位吸引了不少艺术爱好者。网络真的是艺术品“捡漏”的好地方吗?记者为此展开深入调查。

  珠宝玉石网上所见“神仙照” 超九成是廉价货

  500元的祖母绿挂坠、201元的多彩碧玺戒指以及“市价100万元”却能在这里以18万元拍到的“翡翠正阳绿18K金镶玉观音”……在某网“拍卖会”的“珠宝玉石”板块,类似这样的“大漏”不胜枚举。

  这些在网络上售卖的珠宝玉石有几个共同特点:照片呈现出来的效果极佳,商家承诺绝无PS;具有正规检测机构的证书;起拍价和成交价都相当低廉,令消费者很难不动心。同时,这些珠宝玉石网店也大都有一条共同的规定:“竞拍成功后72小时付款,不支持退换。”

  这样的珠宝玉石,您敢不敢买?

  广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综合技术服务中心珠宝鉴定实验室技术负责人麦智强的答案是“不敢”。他告诉记者,判断珠宝玉石的品质,“眼见为实”是一个基本原则。就算照片没有PS,也不一定真实可信。因为只要光线和相机设置到位,一样可以拍出比实物更完美的照片。“过去进行钻石颜色分级有行规:必须在白天10时~12时的太阳光下进行判断。事实上,对珠宝玉石的鉴定必须得在标准的环境下进行,光源和色温都有讲究。而网络上所见照片,其拍照的环境、相机的差异、显示屏的种类都因人而异,判断珠宝玉石有误差很难避免。”

  麦智强告诉记者,根据他多年的经验,网络销售的珠宝玉石照片都是“神仙照”,有时和实物的差别不是一星半点儿。记者在网上“拍卖会”随机找到一个“市场估价25000元”、网络成交价4801元的“天然翡翠A货冰糯种扁条平安镯”请麦智强鉴定。“如果这个平安镯的成色真像照片显示这么好,4800元不算贵。但我发现照片中作为参照物的手的颜色是偏红的,所以怀疑进行了特殊的打光,镯子的真实颜色很有可能没那么绿。”

  照片如果不可信,那么商家提供的证书是否可信呢?

  麦智强告诉记者,他发现网络拍卖会中提供的证书基本都具有CNAS、CMA或CAL资质,其权威性、真实性应该没问题。“但证书只能保证珠宝玉石的种类,而不能判断它的等级。比如一块翡翠,证书只能鉴定它是否经过人工处理,是属于A货、B货还是C货。但它究竟是老坑还是新坑,是玻璃种还是糯种,则必须见到实物才能判断。”

  此外,麦智强更透露,他所在的机构从去年开始就为某网上架销售前的珠宝玉石进行认证检测。“我们收到的样品,涵盖各类珠宝玉石,但基本都是几百元的低端货,我几乎没有见到过市场价能超过5000元以上的东西。我相信低品质珠宝玉石至少占据了网络销售90%以上的市场。”而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一个信息:在网络上,数不胜数的“高档珠宝玉石”或许只是个“幻象”,即便有,那也是凤毛麟角。痴心想要“捡漏”的人们,更可能跳进的是“花了冤枉钱,买了廉价货”的陷阱。

  紫砂陶瓷

  购实用器可以 买藏品不可能

  除了珠宝玉石,紫砂壶也是网络销售的“重量级品种”,记者发现其中也是问题重重。

  记者在网上随机找到几把显示成交的紫砂壶,请紫砂鉴赏专家张明强进行鉴定。一把“国家级高级工艺制壶师的悟禅壶”成交价7450元。张明强表示,这把壶“无论造型、用料还是作者的工艺水平,都非常一般”。而一把“紫玉金砂全手工中国紫砂艺术大师的珐琅彩工艺茶叶罐”网拍价为57000元。张明强认为,从网图上来看“设计毫无艺术感,而且根本不是传统的紫砂珐琅彩,是用化学彩釉画出来的,属于低温釉,不到一百年,釉料就会开裂坏掉”。

  张明强表示,紫砂壶的鉴定是个非常专业的领域,仅凭网站提供的二维照片进行判断非常困难。“现在网上销售紫砂的商家,大多是一批对紫砂壶缺乏认识的大学生,而在网上买壶的人也大多对紫砂原料与紫砂艺术不甚了解。”

  此外,张明强特别指出,因为很多人对“大师”名号的追捧,又催生了一种叫“大师督造”的“怪胎”,“网上直销”是其兴风作浪的温床之一。这些在网上随处可见的“大师督造”、“著名工作室”出品的紫砂壶,大都是批量生产的产物。“真正的大师哪有时间督造这么多紫砂壶?顾景舟的提璧壶,前后修整上百遍,历22年才定型,可见创作的艰难。实际情况是,现在很多‘大师’和一些有职称的紫砂匠人,请一帮徒弟做,然后从中挑几把不错的稍微加工一下,敲上自己的章,这样原先只能卖一千元的,现在就能卖十几二十万元……这属于天坑式陷阱,骗钱没商量。”

  张明强认为,在网上一般是不可能买到收藏品级别的紫砂壶的。“紫砂材料的优劣、工艺的好坏、作者的真伪都需要亲眼观察、揣摩、综合分析,才能作出正确判断。网络平台只适合买几十上百元的紫砂壶,它们作为实用器使用没有问题,但别指望有收藏价值。这些紫砂壶的用料也都不是正儿八经的紫砂矿料,而是宜兴周边的陶土加一些紫砂料混合而成,很多根本就是灌浆出来的,有时候为了吸引消费者的眼球,还会加一些金属氧化物着色。”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记者还查询到不少顶级紫砂壶在网络拍卖中的成交记录。一把某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的“代代有福”壶在“无竞价记录”的情况下,居然拍到了3280万元,被网友讥为“作假作得太明显”。而一把顾景舟大师所制的紫砂僧帽壶也拍到了一千多万的价格,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家告诉记者,这把壶真假没问题,价格也没有什么水分,但他并不相信网上是真成交。“很可能是他们自己买自己,目的是为了‘制造’成交记录,以此托市、继而出货。相比实体拍卖公司的暗箱操作,网络平台进行‘假拍’更容易,几乎不需任何成本。”

  书画艺术

  线下卖不掉的画 线上同样卖不掉

  作为艺术品收藏的重要板块——书画艺术,进行网络销售的阻力更加巨大。

  艺术家本人已经过世的作品,尤其是古代书画作品不适合进行网络销售,基本已经是一个圈内人士公认的事实。“从古至今,我们的画家都是自产自销,造成了今天古书画真伪难辨的情况。网络销售在鉴别真伪方面有非常明显的局限性。”北京匡时拍卖董事长董国强向记者表示。

  而即便是在世的艺术家,网络销售是否可信仍旧令人很难不打个“问号”。“因为‘自产自销’在当代依然普遍存在。在整个社会不太把契约精神当回事的情况下,网站上把一幅作品描述得多么天花乱坠,照片中呈现的效果多么完美,我都没信心。”董国强说。

  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也表示,高端艺术品不可能在网络上真正交易。“现在市面上那么多假画,虚拟空间里就更难打包票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条文又尚未出台,万一打起官司来怎么判定?我不会让自己的画作出现在电商平台上。我不敢交付别人做,也认为不会有人通过这一途径来买。”他说。

  为了规避这一障碍,很多艺术品电商在销售书画艺术品时做了些巧妙的定位,比如主要卖一些价位较低、来源于艺术家本人的作品。而尚未成名的青年艺术家乃至于初出茅庐的艺术学院学生的作品,因为价位低廉,在其中又占据了很大的比重。

  深圳某画廊经理陈维平就告诉本报记者,他们从2006年开始做以中青年画家为主的网络平台。“现在,网上客户群已经占到我们总销售额的百分之六七十,主要是中低价位的作品。真伪其实不是问题,懂行的看照片也能看清楚,而且我们十五天内包退换,到现在还没碰到一单退换货的。我认为电商以后逐步取代实体销售是一个大趋势。”

  但作为陈维平的同行,广州三彩画廊的总经理海生却没有那么乐观:“我做画廊十多年,出的书有几十本,每次我们都是请最好的摄影师去拍,但拍出来的效果还是跟实物有误差。我的客户没有谁会凭一张照片就决定买东西。不要说几十万上百万的艺术品了,上万元的画作能否在网上真成交我都表示怀疑。我身边倒是有朋友在网上买过几百元的画,但那顶多算是装饰画。”他说。

  本报记者曾在两年前采访过某个专营艺术品的电商,当时该电商刚问市一年,成长飞速,风头一时无两。他们和1500名艺术家签约,每位艺术家每幅作品只收100元挂牌费,让许多“师出无名”的青年艺术家获得了“公平展示的机会”。

  但今年,该电商却身陷“诈骗门”风波,被多位年轻的签约艺术家联名以“扣留作品及拖欠拍卖款项”告上了法庭。艺术品电商背后存在的种种问题也由此被引爆,促使很多人对艺术品电商的道路是否走得通开始进行反思,其中包括最早为其“鼓与呼”的上海某拍卖公司电子商务部总监胡湖:“艺术品电商的鼓吹者有一个原罪,误让人们以为艺术品在网上存在一个很大的增量市场,误让很多卖不掉画的艺术家和机构以为在网上就可以卖掉。事实上,这个增量的市场并不存在,线下卖不掉的画在网上同样卖不掉……不客气地说,只有‘屌丝’才想通过互联网颠覆艺术品行业的规则。‘屌丝们’拿‘互联网思维’当尚方宝剑,但你破不了艺术品市场‘宁买名家一张纸,不买无名一块布’的铁律。艺术品市场的规律互联网颠覆不了,如果有一天你说你颠覆了,那其实你买卖的已经不是艺术品了……”

  专题策划/吴聿立 文、图/ 记者 金叶 江粤军


关心---员工与自己 随述; 了解人性,企业管理事半功倍! 一些BOSS跟我抱怨,说他公司的员工太不忠诚了,一年里总走掉30-40%,公司因此很难长大,就像在沙滩上盖房子,盖起来没过多久就塌了,又得从头再来。我建议他做个员工离职原因和员工满意度调查。结果出来了:超过50%的员工对公司整体不满,近80%的员工说他们离开是因为在这个公司看不到成长和晋升的希望,超过70%的员工说他们



资讯联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