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翻转课堂”的几点困惑



页岩气开发成国内新宠 效仿美国能源自给

 

《等待一场雪》梦萦江南,为君独醉文化大革新需再搞100年政治篇-中国真能叫人放心吗?静语流年.思念阑香【情感美文】

李一氓与皖南事变薄熙来八字心情日志:为自己加油,我可以很好首发:学做东北名菜“溜肉段”靓装美腿丽人145【高清养眼大图】国学启蒙宝典投资资产配置计划分析视频清华大学里非常珍贵的一堂营销课六味地黄丸应该这么吃似真亦幻的火车美女场景读书:成功者的五种好样子易错成语集时髦娴静女“中国式过马路”实质是缺失规则意识风姿绰约【694】【转载】横幅书法欣赏魅族的电池如果一直用会不会影响寿命?茶余饭后学对联[50篇]【第六十五集】《原创》看孔庆东如何对付牛二的纠缠和无赖的挑衅快速确定是否能将Win7打造成无线路由器高科技是个什么概念?大学电磁学第三版课后的一道习题?激情与冷静福尔摩斯探案《巴斯克维尔的猎犬》高清译制片6分钟电饼铛做酥脆饼干

我带着秋天返回生爆肚尖的做法(看图照做,简单易学)请不要在最能吃苦的时候选择安逸6分钟电饼铛做酥脆饼干

对“翻转课堂”的几点困惑

自全国首届“翻转课堂”教学观摩会在浙江杭州举行以来,“翻转课堂”便成了教育界热议的话题。有人甚至认为,“翻转课堂”与“慕课”的结合,正在形成一场自班级授课制创建以来基础教育领域的最大革命。其实,“翻转课堂”仅是一个新的教学模式,所谓“翻转”,主要是对学习流程的重构。传统教学模式里,通常是学生先坐在教室里听教师讲,再课后复习、做作业;而在“翻转课堂”模式下,学生先通过教师制作的教学视频自学,然后再在课堂上做练习,教师会在课堂上进行一些指导。无疑,这种教学模式的最大优势是努力实现学生的先学,是教学与信息技术结合的一次探索。

  “翻转课堂”在中国实践的时间不长,绝大多数学校是从2011年开始的。最近,笔者有幸观摩了十多节“翻转课堂”模式下的课,在感受这种新教学模式给课堂带来的巨大变化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困惑:

  其一,“教学”是否会被“自学”代替?

  以语文学科教学为例,“教学”之形成有三个基本要素:学生、教师、文本。教师施教的最佳方式是带领学生走向文本,教师在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氛围并指出了路径后,由学生自己去探究学习,构建知识并形成能力。可“翻转课堂”是教师预先录制好所教内容的视频,这似乎是带着处理过的文本(亦即教案)走向学生,是把教师所预设的教学内容通过视频“灌”给学生。拉夫尔·泰勒早就说:“学生的学习取决于他自己想学什么,而不是教师要教什么。”在常规课堂的教学中,教师针对教学目标分步骤进行,待绝大多数学生弄懂第一步的学习内容后,再探究第二步的学习内容。在这样的过程中,教师、学生和文本在同一时空出现,教师会多方面顾及不同层次的学生,了解学生每一步的学习现状,然后再确认下一步该怎样走。在这样的课堂里,学生也可以相互帮助,齐心协力地往下一步走去。但在“翻转课堂”模式下,教学的三个要素总是错位出现,先是教师与文本的对话,即教师对教材文本的处理;再是学生与文本的对话,即学生自学文本,不懂的看视频。在整个教学过程中,教师与学生都无在场感,也无课堂感,似乎在进行远程教学。这样的时空错位——教师讲时,学生不在场;学生学习时,教师不在场——导致教学的三个要素总是出现两个。这是“教学”,还是“自学”?莫非“翻转课堂”模式其实就是学生自主学习模式?

  其二,“翻转课堂”有适合每一位学生的视频吗?

  一个班级几十位学生,每位学生的知识基础、社会阅历、实践经验等不可能相同,他们的智力因素和非智力因素有着很大的差别。在这样的情况下,教师预录的教学视频能满足每位学生的需要吗?即使教师能够根据不同基础学生的学情预录三四个视频,是否就一定能达到满足每位学生需要的目标?学生在家里观看视频时,如果在某一小环节看不懂而无法往前时,反复多看几遍就一定能解决问题吗?要是第二天有的学生在课堂上几乎不能做练习,教师是在课上针对全班进行讲解,还是在课后进行个别辅导呢?是逐个环节地讲,还是跳跃地提示?教师又通过什么方式去诊断学生观看视频的效果呢?实际上,课堂一旦“翻转”,最大的挑战是如何保证每一位学生能畅通无阻地看懂视频、看完视频。如果这个环节踩不实,所谓“翻转课堂”的课外学习,至多就是传统课堂下的“预习”,而课堂上的“练习”仍就变成了教师的“讲授”。从笔者所观摩的十多节课来看,无不是这样的结果。客观地讲,不可能有适合每一位学生的视频,没有教师在场的课堂是很难适应每位学生的学习需要的,教师绝妙的“导”是在课堂生成过程中产生的,是教学过程中师生智慧火花碰撞的结果,很少看到过没有学生参与其中的课堂还会有精彩出现。叶澜教授提醒:“在一个充斥技术资源和诱惑的时代,我们十分需要在技术工具面前的清醒。”

其三,“翻转课堂”能适合每一门学科吗?

  中小学的各门学科,有的似乎只需要教师循循善诱地“讲授”,学生就能够获得知识。但有的学科仅有教师的“讲授”是远远不够的,教师哪怕讲得声嘶力竭,学生也许还是听得云里雾里。比如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学科,更多地需要学生与教师的共同参与,学生需要在教师的指导下亲自操作实验才能有观察、体验、分析和收获,学生也只有在亲自操作下才能探寻物质世界的定义、性质、规律。如果学生仅观看视频,仅听教师“讲一讲”某个实验,学生能收获什么呢?这类需要学生大量实验操作的学科课堂怎样“翻转”呢?不可能都让学生在家做实验吧?即使在学校实验室,没有教师的指导,学生能独立完成一个又一个的实验吗?同理,需要学生参与体验、实际操作的艺体课程能“翻转”吗?再如语文学科,解读一些文学类的经典作品时,主要靠学生的阅读积累和生活积淀,靠学生切己体察、诵读涵泳。学生如果占有了多种资料,拥有了开阔的阅读视野,很多文本是可以自己看懂的。教师的教学视频对他们而言价值不大,教师与其花较多的时间准备教学视频,还不如多给学生提供丰富的助读资料。

  其四,教师还需要教学风格吗?

  教学是一门艺术而不是技术。既然是一门艺术,那就会有教师教学风格的存在。在传统课堂里,教师进行充分的课前预设,在教学内容选取、教学流程设计、教学方法使用、教学结构预制等方面都进行了精心的考虑。在教学实施过程中,由于教师、学生和文本同时同地在场,课堂因为学生的主体参与而千变万化,因为学生的现场生成而丰富多彩;教师也因为课堂的千变万化而随机应变,因为课堂的答疑解惑而妙语连珠。在师生共同参与的过程中,教师的教学艺术和风格得以充分地展示,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不仅获取了知识,还得到了教师灵动智慧的熏陶,获取了学习的快乐和幸福。

  教师讲课,从前是面对鲜活聪慧的学生,而现在是面对一堆面无表情的机器,教师有讲课的激情吗?缺少了学生的参与,教师讲课无异于自说自话,其心里会是怎样的感受呢?如果有人认为这样的“独角戏”很有价值,那央视的“百家讲坛”节目何必要请些观众坐在下面呢?让那些大师直接面对机器讲不就行了吗?帕尔默在《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一书中说:“当我们把某种认定的方法技术捧上天的时候,就使得采用不同教法的老师感到被贬,被迫屈从于不属于他们自己的标准。这时,他们必然会感受到痛苦。”

  “翻转”了课堂之后,学生课表上的课程几乎都是作业课,学生上学几乎都是在做作业。这样的上学又有多大的价值呢?学生难道不感到乏味和枯燥吗?一张几乎全是做作业的课表,一个教师不出现在教学现场的课堂,难道就是“翻转课堂”的特色?


  参考文献:

  [1]杜悦.“翻转课堂”:翻什么转什么坚守什么[N].中国教育报,2014—04—09

  [2]叶澜.课堂教学过程再认识:功夫重在论外[J].课程·教材·教法,2013(5)

  [3][美]拉夫尔·泰勒.课程与教学的基本原理[M].罗康,张阅译.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8

  [4][美]帕克·帕尔默.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M].吴国珍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



日本新农村的幸福与危机 大阪乡下的农场 北海道渔民的房子

有部分同学和妹子聊得很好,邀约老是约不出来或者约了一次没第二次,自己不管穿着打扮还是行为举止都很正确,Kino也很合适,就是找不到哪儿出问题,其实答案很简单——你们的约会太没创意了! 可口可乐之所以畅销这么多年,是因为它解决了客户的核心需求——喝有味道的水,又以差异化的服务——独特口味和不断推出的促销手段满足且留住了客户。在两性互动的过程中男性其实也是在销售自己,或以品牌,或以推销,或以传销,以不



资讯联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