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智人生:味道甜美的女性巧克力(一)



巧妇---饮料瓶淹酸菜100个◆城市花园露台设计◆好喜欢山楂桂花香鲜奶西米露的做法古今中外6196部電視劇35〖點擊欣賞〗俄罗斯帝国勋章奖章7

喜欢写东西,想投稿赚些稿费,有什么地方适合投递?大学为何呼唤理想相思的夜关于子午时睡觉的学问作文评分三十六计我愿...随风四步做出应季美味家常菜【海带红烧肉的做法】香港卫生署呼吁勿用维C银翘片产品检出禁用成分美丽如诗〖精品绿色主题系列素材〗【秋冬滋补菜】四物猪蹄让U盘飞一会!将U盘转为NTFS格式有妙招佛教与中国文学(完美排版)允许OscarPistorius参加伦敦奥运会的意义有哪些?会产生哪些影响?媒体盘点历届三中全会时间点及重要举措餐厅背景墙与风水禁忌学问没有搜到心仪公司的招聘信息,我能向它投求职简历吗?“粥”好味道六款美白祛斑粥美味养颜有色斑请搜藏演员的亲朋好友在银幕上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会有什么感觉?美丽闪公主【电影】美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二战电影《登陆安其奥(血战安齐奥)》(国语)人性的美丽老板,你学会怎样同政府打交道了吗?男人女人“歪论”!【图文】如何分辨伪单男?爱他,就信任他

哲理对仗佳句【政治】如何摆脱焦躁心理【诗】情绵绵【词】意浓浓(26)爱他,就信任他

睿智人生:味道甜美的女性巧克力(一)
 
文/凯·艾伦堡     编辑制作/荷花小女子
 
 
 
 

书籍简介
        《给女性心灵的巧克力》中所收集的故事寓意丰富,味道甜美,令人从内心深处感到满足。该书赞美了那些使巧克力系列丛书成为畅销书和成功典范的女性。凯·艾伦堡以其杰出的才能再一次把讲给全世界女性的故事呈现在我们面前。这77个真实的故事告诉我们,发现了生活美好的这些女性是如何勇敢面对爱情生活中的麻烦和转折,如何听从上苍和神的指引,如何即使要克服生命中最严峻的挑虞也能找到内心的平和。这些故事无论是痛苦的、感人的还是幽默的,巧克力系列故事的讲述者再一次提醒我们寻求天赐时刻那永恒的欢乐,寻求自己热爱的工作,珍爱朋友和家庭,充分相信自己。... 
 
     
第一章:爱的曲折变化
 
        的确,我深爱过的地方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完全改变。但看到丈夫与孩子们一起打闹嬉戏的样子,我不由地笑了。小宝贝正在拽爸爸灰色的头发。每个人都在放声大笑。生活中,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在我们共同度过那第一个冬季以后,我们又搬了6次家,有了4个孩子。我们跟熟悉的房子和朋友道别的次数已经超过自己的愿望。但我没有失去什么,因为我们离开的地方不是家,带走的才是家。 
 
 

味道甜美的女性巧克力(一)

目录

第一章:爱的曲折变化
 
        的确,我深爱过的地方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完全改变。但看到丈夫与孩子们一起打闹嬉戏的样子,我不由地笑了。小宝贝正在拽爸爸灰色的头发。每个人都在放声大笑。生活中,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在我们共同度过那第一个冬季以后,我们又搬了6次家,有了4个孩子。我们跟熟悉的房子和朋友道别的次数已经超过自己的愿望。但我没有失去什么,因为我们离开的地方不是家,带走的才是家。
 
 
故事一:考莉的雏菊
故事二:我遇到罗伯特·雷德福的那一刻
故事三:两个婚礼的故事
故事四:绝情信
故事五:第一个冬季
故事六:找到正确的戒指
故事七:希望和滑雪袜
 
 
 
第一章:爱的曲折变化
 
        的确,我深爱过的地方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完全改变。但看到丈夫与孩子们一起打闹嬉戏的样子,我不由地笑了。小宝贝正在拽爸爸灰色的头发。每个人都在放声大笑。生活中,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在我们共同度过那第一个冬季以后,我们又搬了6次家,有了4个孩子。我们跟熟悉的房子和朋友道别的次数已经超过自己的愿望。但我没有失去什么,因为我们离开的地方不是家,带走的才是家。     
 

故事一:考莉的雏菊


        CALLIE’S DAISIES

“唔。”

我微笑着、迟疑着,希望能准确恰当地提出问题。

“考莉,你能给我讲讲浪漫吗?讲讲你生活中的浪漫故事。”

考莉的蓝眼睛闪着光。“天哪,我不知道。”她的目光穿过破旧的桌子,投向她的丈夫。“你有什么可讲的,约翰?我们可以告诉她什么?”

我的任务是采访约翰和考莉,为当地的报纸写一篇关于他们64年的婚姻生活的故事。一个登在情人节专版上的爱情故事。

约翰的声音轻柔而安静。“也许你可以给她讲讲花,”他建议道,然后转向我说:“我每个结婚纪念日都给她送花。”

考莉咯咯地笑着:“是的。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他快不知道下次该怎么做了。”

“几年前,我给过她一次惊喜。”约翰说:“你知道,我们是在教堂里相遇并堕入爱河的,所以在教堂送花给她似乎是个好主意。我就这么做了。就在教堂,当着所有人的面,在牧师开始当天的布道之前给她献了花。”

我面带微笑,倾听着,做着记录。他们的故事很有意思,但不是我想要的那种。我的任务是寻找浪漫,所以我接着启发他们。

“考莉,在约翰送给你的花里,你最喜欢什么?”

她朝我温柔地一笑。“雏菊,”她说着,把手伸向她的丈夫。“约翰知道我喜欢雏菊。一天他从牧场回来,捧着一束新采的雏菊。并不是因为那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或什么重要的日子,只因为他看到了这些花并且知道我会喜欢。”

在考莉继续夸自己的丈夫时,约翰的肩膀略抬高了一些,在椅子里坐直了身子。

“你想知道他后来做什么了吗?他回到那片牧场,挖了一些花,把它们种在后院步行道旁边的花坛里。我高兴极了。我们一起照料那些雏菊,它们对我太重要了。”

考莉拍着丈夫的手,这一时刻,我感觉自己像一个私人空间的闯入者。接着,他们几乎齐声说:“你知道,这些小事才是最重要的。正是这些充满爱意的小事使婚姻历久弥新。”

我笑了。我知道我找到了好素材。

作者:鲁思·李

(Ruth Lee)

从1987-1996年一直为家乡的地方报纸提供特写或者专栏稿件。她的诗歌、富有灵性的小说、个人随笔等多种形式的著作,可以在众多的出版物上看到。

 

   
 
故事二:我遇到罗伯特·雷德福的那一刻


        在我们用心相爱之前,我们已经在幻想中相爱了。——路易丝·科利特

我遇到罗伯特·雷德福的那一刻

MY ROBERT REDFORD MOMENT

几年前一个温和宜人的八月下午,我去机场接史蒂夫,路上碰上了堵车。阳光太强烈了,我不得不每转一次方向就变换遮阳板。由于交通完全停滞,我把目光投向了后视镜。不错,我想……这次的发型不错,满头的小卷发不见了,每一缕头发都很整齐很服帖。史蒂夫说他喜欢我的头发,并根据亚美利加合唱团的经典老歌叫我“金发姐妹”。几个星期以后,我和史蒂夫将举行婚礼。

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史蒂夫,我心里一阵欣喜。我想象着他向我的汽车走来,嘴里叼着烟斗,深陷的棕色眼睛急切地寻找着我,脸上带着腼腆的表情。当我提前15分钟到达机场的美国出口时,我一直在咧嘴傻笑。我请求保安让我停在路边。每次找停车场我都会迷路,有一次还错误地退出了机场。

我走出汽车伸展双腿,汽车尾气排到停滞的空气中,令我感到眩晕。我靠在自己那辆“庞蒂克”旧车上,看着人们从候机楼的大门里进进出出。一对身穿情侣装的男女背着草编织的包、拎着行李箱走出来。他们的皮肤晒得黝黑,但看上去很幸福。我猜他们肯定是刚刚度完蜜月。如果我和史蒂夫能找到人照看孩子,我们也会找一个周末出去玩。

这样呆了几分钟以后,我注意到一个个子很高、神情严肃的司机快步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两只黑色的包。在他后面走着一位戴着墨镜、身穿粉蓝色衬衫和藏青色上装、个子不高但非常英俊的男子。谁?他是谁?我在脑子里急切地搜索,哇,终于想起来了,我惊讶得用双手捂住了脸。慢慢地,我放下双手,就像蹒跚学步的孩子在玩躲猫猫游戏一样。来人咯咯地笑着,显然是我惊异的神情把他逗乐了。这是幻觉吗,是炎热的夏日一个令人眩晕的白日梦吗?不,不,我敢肯定。真的是他,罗伯特·雷德福!(美国著名电影演员——译注)

我突然感到一阵兴奋。“我的天哪!”我大叫。

“女士,你还在这儿?”保安走过来问道。

我感到呼吸急促,嘴里嘟哝着,不想惹恼保安。我用手指着那辆白色的加长型豪华轿车,让他自己去看,去调查。我意识到那辆加长型轿车要从我的汽车所停的单行道上退出去,就必须从我身边经过。我把手伸进包里,很快地重新抹了口红。在我看来,任何已经离婚但即将在三周以后再婚的女人都会这么做。然后我靠在“庞蒂克”轿车上,用身体挡住车门上被人喷得乱七八糟的画。

我等待着,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活像某个没有名字的二流电影里演女主角的演员。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不出所料,那辆汽车非常缓慢地开了过来。车窗被摇下来一半,正好够我们的双眼热切地对视。这个情景我会永远记着,每当碰到困难的时候都会想起。我看到他温和地笑着,笑容里没有一丝嘲弄,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把头转向我,直到我能看到的只有后窗的黑色玻璃。

眩晕之中,我仿佛看到他突然停了车。接着他把车门打开,请我进去。我会对这位银幕上的偶像说什么?他可是令像我这样的千百万女性着迷的明星。我会完全投降吗,然后请他在我该为女儿们洗澡的时候把我送回去?

“女士,那的确是他。一个个子很小的家伙,不是吗?女士,你现在该把车挪走了吧?说你呢!”

在那辆加长汽车驶下出机场的斜坡时,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是史蒂夫,他满脸笑容,吃力地背着沉重的包,没有司机,没有侍从。在我们紧紧拥抱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红得发烫的脸颊贴着史蒂夫冷冷的刮得很光滑的脸。我心里略过一丝歉疚。

作者:桑德·鲍里兹·伯杰

(Sande Boritz Berger)

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了写作。据称开始写作的动机只是为了用文字取悦自己的父母,并让父母最终知道自己的想法。目前她和丈夫居住在曼哈顿的长岛。有两个相当独立自主和努力工作的女儿。她的作品包括诗歌、随笔和其他多种形式的文艺作品。

 

   
 
故事三:两个婚礼的故事


        A  TALE OF TWO WEDDINGS

历史往往会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重演——甚至家族史也是如此。每年都有两个日子让我想起这一点:6月份我的结婚纪念日,还有情人节——大女儿和女婿的结婚纪念日。重复的事件在大女儿出生前就已经开始了。

那是一个美丽的六月,我和未婚夫期待着过一个轻松的暑假,然后在秋季重返校园。出人意料的是,他得到并接受了一份驻外的工作。我要跟他一起去吗?那当然!我们当时都那么年轻,在我们看来,分离是不可想象的,而且是没有必要的。

我们得马上结婚,然后一起走。

当时我还不满20岁,我们相识还不到一年。他也刚满21岁。然而,他已经上了两年大学,我们认为没有理由不立即结婚。

我们把计划告诉了家人和朋友,开始了一阵狂乱的准备工作。咨询牧师、验血、领结婚许可证、挑选新娘礼服、鲜花、摄影师、结婚蛋糕、结婚金戒指、一大堆礼物、甚至还有找房子,最后是一个可爱的婚礼和婚宴——这一切都在三个星期内搞定。

事后回忆起来,父母当时的反应令人吃惊。他们以爱和支持接受了我们冲动的决定。如果他们有不满或者曾为此哭泣,那也是背着我们的,我们一无所知。当时的我们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且极度乐观,总认为他们也像我们一样幸福和激动。

在我们结婚时他们也许不像我们那么激动,但一年以后肯定如此——我们的小宝宝出生了,那是大家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宝贝。

几年以后,我们回到家乡,又陆续迎来了三个孩子。一天傍晚,大家围坐在餐桌旁,那个大家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宝贝突然宣布,要与认识才几个月的男朋友订婚,并准备在情人节举行婚礼——还有三个星期的时间。当时她不满20岁。我提醒她,明年还有情人节,但是他们当然认为没有理由再等一年。我们只能以他们未来的家离我们不远来安慰自己。

这是我一生中第二次用三个星期的时间准备一场婚礼。咨询牧师、验血、领结婚许可证、挑选新娘的礼服、鲜花、摄影师、结婚蛋糕、结婚金戒指……等等!

我们以前也经历过这一切,但我不记得第一次有这么紧张。当我做新娘的时候,这一切是那么浪漫有趣和激动人心,但作为母亲,感觉就大不一样了。在我看来,女儿太年轻,他们太着急了;我们为她安排的生活并非如此!我们还没有让她走的心理准备,但最终我们还是这样做了。也许我们是在学习自己的父母,在我们结婚的时候,他们就为我们树立了爱与支持的榜样。

我打电话给母亲,为20年前无意中给她带来的不快表示歉意。她笑了,说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和因果报应之类的话。我想她很高兴看到我们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那一年的2月很温暖。红色的玫瑰、柔滑的红色蛋糕和一对沐浴在爱河之中光彩照人的新人,情人节的婚礼非常完美。

一年以后——大家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小宝贝出生了!

作者:贾妮·M·韦斯特

(Janie M. West)

她和丈夫以及一个女儿生活在美国的最南端。全家人都喜欢读书、写作、远足。他们喂养了两只狗和几只猫。夫妇两人有三个已婚的子女和几个孙辈。今天她生活中的这一切,始于30年前的第一次婚姻。

 

   
 
故事四:绝情信


        绝 情 信

DEAR JOHN LETTER

下班了,我驱车回家。那是星期五的晚上,我迫不及待地回去,准备利用周末好好放松一下。

下个周末,我的男朋友拉里将从新泽西赶到纽约为我过生日。想到我们成功地将这种远隔两地的恋情维持了一年多,我不由自主地笑了。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接到了他的两个电话。他告诉我:“我晚点再跟你联系。”

泡个热水澡感觉真舒服。我穿上健身服,随便吃了点东西,准备出去锻炼半个小时,然后休息休息,看看电视。我要利用这个周末为拉里一周后的到来做准备。

我决定先查看一下电子邮件。

看到有一封拉里的邮件,我很奇怪,因为6个月以来我们主要是通过电话联系,这是他决定的。邮件的主题是“我们”。

亲爱的林恩。我们交往已经一年多了,如果没有你,我无法想象这一年会多么难熬。你是我生命中最大的亮点……确切地说,是一个非常棒的朋友。我的确非常爱你,但就像我以前说的,我不是在“恋爱”。这是一个问题,林恩。在跟你保持了一年的关系之后,我仍然没有与你“相爱”。

看完第一段,我开始发抖。在信中,他有12次把我称作“朋友”,这是一个女人从她所爱的男人那里可以听到的最令人痛苦的词了。拉里没有跟我相爱!他打算找另一个女人约会,并告诉我这是他能做的最“诚实的”事情。

我盯着屏幕,静静地坐着,屏住呼吸。一种受伤的感觉令我无法自持。我含着泪把邮件打印出来,然后打电话给我的朋友托尼,把邮件读给他听。我的心里仿佛压了一块石头,脑子里一团糟。卸了妆的我看上去糟糕极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托尼给了我很多安慰,但他住在40英里以外。于是我打电话给另一个朋友娜奥米,她放下了手中的一切,赶来陪我。

我甚至想不起她那天晚上都对我说了什么。

在这封令我痛苦不堪的邮件中,拉里告诉我,他将给我一个周末的时间从失去他的“伤心与痛苦”中恢复过来!然后,在我“消化”了这个打击以后,我可以给他回邮件。适应这种变化需要时间,但他希望我能调整心态,跟他“像朋友一样”相处。

他还说,在我们用邮件交流一阵以后,他会给我打电话,我们可以通过电话联系。他喜欢在过去一年里与我共度的美好时光,但现在他希望“偶尔——不那么经常地”看到我。在此之前,我们每个月见一次面。

第二天早晨没有接到拉里以往每个周六都会打来的电话,我感觉怪怪的。跟姐姐出去逛街,机械地看着一家家商店,我觉得自己像木偶一样。

星期天,我收到了拉里的另一封邮件。他说,想象我终日以泪洗面、说不出话的样子,他感觉糟糕极了。他很想我,希望尽快得到我的消息。  

我没有回信。

接受拉里的建议,我开始“消化”他的话。

再看他的邮件,他说他从未“恋爱”过。他已经51岁了,从法律角度看还是已婚,虽然已经跟妻子分居并搬了出来。我意识到我不应该找一个已婚男人。

一切都与“真诚”有关。我意识到他一直没有对我以诚相待,我对他也并不坦率。我忽视了我俩关系中的危险信号——几个月来,他从未对我说过什么有意义的或者亲密的话,虽然他最初曾说他非常“爱”我。

拉里这一辈子从来没有遭到过女人的背叛和拒绝,也没有为女人伤过心。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因为他总是占据着主动,什么都由他说了算。

那个星期,我又收到拉里的两封邮件,我没有回。星期四,第三封邮件来了,拉里在信中说他仍打算过来给我过生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我还是没有回信。

在我生日的前一天,我再次收到拉里的邮件,标题是“我想我周末不会去看你了”。他在信中说,他意识到我肯定很生气,受到了伤害,他希望有一天“等我恢复过来的时候”我们能成为朋友。他说,世界上有许多好男人,他希望我不会像他的妻子一样放弃寻找真爱的想法。他告诉我,他希望我第二天生日快乐,虽然他知道“这很难”。

现在该我回信了。

在我生日那天,我收到了拉里从网上发来的“感人的”生日贺卡。那天傍晚,我给拉里发了回信,这也是我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我告诉他,通过跟他相处,我已经知道自己不需要什么样的男人。我要的是一个对自己、对上帝、对他人都真诚坦率的男人。我希望我的感情是专一稳定的。我还告诉他,我不希望跟他做朋友。在信的最后,我说这个生日并不难捱,这是一个很美好的日子。

拉里非常生气。他回了两封邮件,几天以后又发邮件来问能不能给我打电话。

我没有理他。

收到拉里的绝情信已经有八个星期了。我不打算再跟他联系。

让我向拉里致敬!他可能伤了我的心,但他的信使我有机会送给自己一个非常棒的生日礼物,使我重新赢得了尊严和自尊。我意识到自己再也不会满足于男人施舍的一点点感情。

作者:林恩·比安戈

(Lynne Biango)

她喜欢通过写作将她个人的生活体验和大家分享。最喜欢去旅游的两个地方是纽约和佛罗里达,原因是:喜欢前者的魅力;喜欢后者的海岸与棕榈树。她目前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小说。

   
 
故事五:第一个冬季


        第 一 个 冬 季

FIRST WINTER

破旧的长绒地毯使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家具上覆盖着破烂的棕色塑料。油地毡破旧不堪,而且非常难看。我真的能在新英格兰漫长的冬季日复一日地看着墙上镶的假木板而不发疯吗?

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丈夫和我决定租下这栋房子。

“哦,你是说森林里的那个小木屋吗?”在我试图描述我们刚刚租下的房子的位置时,一个朋友问道。

“是的,”我闷闷不乐地回答:“就是它。”

它与我梦想中的新婚寓所大不相同。我该怎样把它变得温馨一些?我对屋里的情况已经非常失望,根本顾不上周围的景色。

这是一栋位于半山腰的小木屋,旁边是一条乡间道路。屋子掩映在一片糖槭树中,半边被铁杉和艾菊所覆盖。在一个一片漆黑、下着倾盆大雨的日子里,我们在80多岁的祖父母的帮助下搬了进去。

起初,我心里成天想着新家有多难看,根本没有注意到从这里可以看到一个群山环抱的牧场。等到我们安定下来,更换了破旧的窗帘,挂上为数不多的几幅婚礼照片以后,我感觉好些了。再后来,我们从位置绝佳的卧室观景窗看了几次动人心魄的日出以后,我几乎再也注意不到覆盖在沙发上的人造革和地上铺的油地毡了。

我们没有电视,没有孩子要照料,没有草坪要修整,也没有私房房主那种保持、改善或整修房子的强迫心理。所以我们有的是时间。在我的记忆中,不论是在这之前还是以后,我们都从来没有这么悠闲过。我们彼此大声朗读自己喜爱的书。在我们看托尔金的《霍比特人》和《魔戒》三部曲时,色彩斑斓的树叶从枝头掉落。伴随着一章接一章的《绿山墙的安妮》,我做了一炉又一炉的圣诞饼。当我们共读詹姆斯·赫里奥特时,地上堆起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在我们一起欣赏奥森·斯科特·卡德时,积雪融化了。

我们看书、下棋、刻南瓜、把爆米花和越橘串起来、用雪球做灯笼、用雪堆天使。我们去滑雪、滑雪橇。我们常常在美丽的月色中醒来。我们还在壁炉前的地上聚餐——我甚至根本注意不到难看的长绒地毯了。

转眼间,一个美好的春天来了又去了,我们该从乡村搬到城里去了。预感到这样的生活从此将一去不复返,我忍不住哭了。

几年前我们回去过一次。很多树被砍掉了。铁杉只剩下半截光秃秃的树干,艾菊被连根拔起。牧场上再也没有牛在悠闲地吃草,而是凭空竖起了两栋我所见过的最难看的预制式房屋。我原先以为会一直活下去的祖父母也离开了人世——他们的农场因无人照料而变得一片荒芜。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希望我们没有回去过。我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觉,好像自己珍藏的什么东西被偷走了,事情的变化完全掩盖了它们本来的模样。然后我想起2月底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新婚丈夫和我手拉着手,站在那片小小的糖槭林中,被液汁一滴滴滴落在金属桶里的声音所震慑。周围没有风,没有灯光,只有天上微弱的星光,也没有远处传来的汽车或飞机声——只有我们俩。星星好像在歌唱。我的心充满惊叹和敬畏。我静静地站在静谧的黑暗中,感觉着丈夫的手是那么温暖,可以依靠。那一刻,我明白了“家”的含义。它与四面墙和好看的地毯没有关系,与地理位置没有关系,只与和我牵手的男人以及我们能够共同享受生活中这种简单美好的时刻有关。

的确,我深爱过的地方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完全改变。但看到丈夫与孩子们一起打闹嬉戏的样子,我不由地笑了。小宝贝正在拽爸爸灰色的头发。每个人都在放声大笑。

生活中,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在我们共同度过那第一个冬季以后,我们又搬了6次家,有了4个孩子。我们跟熟悉的房子和朋友道别的次数已经超过自己的愿望。但我没有失去什么,因为我们离开的地方不是家,带走的才是家。

我们在乡村度过的第一个冬季为一个以后不断发展的东西奠定了基础——那就是我们的家。它不是一个地址,而是通过我们共同的经历在我的心里留下的一个不可磨灭的字眼。

作者:卡伦·C·德里斯科尔

(Karen C. Driscoll)

与丈夫和四个年幼的孩子居住在康涅狄格州海滨地区。在孕育一对双胞胎期间,她完成了小学及特殊教育硕士学位的课程。四年后,随着四个孩子的相继出世,她成了一名全职妈妈。在孩子们小睡的时候,她用笔把和孩子们在一起度过的时光记录下来,而这记录下来的一切,成为她与朋友和家庭沟通的一种方式。

 

   
 
故事六:找到正确的戒指


        找到正确的戒指

FINDING THE RIGHT RING

我和丈夫属于旋风式恋爱。我们是11月份艾伦来纽约开会时认识的,到第二年5月我已经搬到了北达科他州,10月份我们就订婚了。接下来,我们再接再厉,选择12月份在新泽西州举行婚礼,因为我们将回东部过圣诞节。

在我们走向婚礼圣坛的路上出现了一些障碍,比如说婚礼当天下了一场冰风暴,但当牧师宣布我们结为“夫妻”时,我知道我们的选择是对的。婚礼后的第二天,我们透过卧室的窗户观看了中央公园上空的除夕礼花。我们感觉仿佛进入了童话世界。

但所有的童话都会面临挑战。情爱学似乎要求真爱接受考验。艾伦和我觉得我们的婚姻好像很快就陷入了重重困难。

这一切是从我们在墨西哥坎昆附近的穆赫雷斯岛度蜜月的时候开始的。我们没有把收到的所有结婚礼物和圣诞礼物装运回家,而是拖着13件行李通过机场、海关、出租车和水上出租来到了墨西哥。这是考验我们忍耐力的阶段。更可怕的是,我还把一双舒适的鞋子丢在了我换衣服参加婚礼的酒店里。我脚上穿的是一双很快就会裂开的白色浅口轻便鞋。不过,虽然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多么可笑,我们还能保持幽默感,在把所有行李搬上水上出租时自嘲地大笑不已,而那艘水上出租差点儿因超载而倾覆在墨西哥湾。

一到酒店,我们开始放松身心,在海滩上享受阳光,在湛蓝清澈的水里游泳,度过了田园诗般的一天。我们吃烛光晚餐,在小鸡四处觅食的砂石路上散步。看起来蜜月中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但是第二天,在离开北达科他之前一直折磨我的感冒又卷土重来。我发了高烧,需要到当地的药店买药。在那里,我费了很大力气才解释清楚我得的不是墨西哥腹泻,只是普通感冒。

“腹泻。”药剂师坚持说,希望能帮助我。

“不,是嗓子疼。”我指着嘴回答。

“哦,是呕吐,”他说着,转向胃药。

艾伦想象我在胸部涂抹的不是利胆剂。但他从未让我觉得我毁掉了他的蜜月。当我终于感觉好些的时候,我们决定到岛屿的另一端去潜水。我们戴上面具和水下通气管,很快,海底的美景诱惑着我离开丈夫独自潜游。几分钟以后,我听到他对着我大喊大叫。从他恐惧的声音里,我断定他看到了鲨鱼。实际情况比这还糟。在他抓住一块岩石的时候,结婚戒指从手指上滑落,消失在石头的裂缝中。

“我听到它落在地上的声音,”他说,“我永远忘不了那‘叮’的一声。”接着他坚定地说:“我一定要找到它。”

为了不致被水冲走,艾伦仍然紧紧地抓住那块石头。我们找了几分钟,仍然毫无结果,后来我决定去找那家租售潜水装备的商店。也许那里的店员可以帮助我们。我带回来一个不怎么会说英语的年轻人,比划着告诉他我们丢了戒指,他似乎明白了。潜下去几次,但都空手而回。

我们该走了。放开那块石头意味着他将放弃寻找这枚戴了四天的结婚戒指。当时艾伦想要一枚又粗又大的金戒指,我们四处寻觅,终于找到了他中意的一款。他说他希望这枚戒指的分量足以说明能娶到我他是多么自豪。而现在,它却躺在某个岩石的裂缝中。

为了不放弃最后一线希望,艾伦向那个年轻人提出,如果他在我们离开这个岛屿以后找到戒指并寄给我们,他将得到200美元;如果在我们离开之前找到戒指,他将得到300美元。

我们把相关的信息留给他,勉强归还了潜水装备。回到酒店,又把事情的前前后后仔细回想了一遍,似乎这样做可以让一切未曾发生。我们一整天都在等待那个年轻人的消息,大约晚上8点钟的时候,我们出去吃饭,希望驱走丢掉结婚戒指对婚姻是个坏兆头的糟糕感觉。我们将在坎昆买一枚类似的戒指,但我们都知道,在婚礼上受到祝福的戒指总是更有意义。

当我们回到酒店的时候,等待我们的却是惊喜。潜水装备店的年轻人给我们留了一张纸条。他用糟糕但可以理解的英语说他找到了那枚戒指!他穿过整个岛屿来找我们,又在酒店等了很长时间,但最后他不得不回家。他说他第二天会再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是他找到了戒指;二是他会还给我们。我们是表示要给他钱,但他可以自己留着或把戒指卖掉,或者根本不去寻找。

第二天,丈夫和那个年轻人在酒店的大堂见面并把三张百元钞票放在他手中。当他们交换时,两个男人的眼里都含着泪。对那个年轻人来说,这些钱比他工作许多个月挣的还多。他和家人在一段时间里可以改善改善生活。对于丈夫而言,找到戒指好像意味着我们的婚姻又多了一种保证。这一切都发生在我们的蜜月里,我们共同忍受,谁也没有责怪对方。

我们知道,我们是生活中的搭档。丢失戒指不是什么不祥之兆,而是一种考验。在几十年的共同生活中,丢失戒指只是一件小事。但失而复得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一生中当然会发生各种意外,但有的时候我们很幸运,似乎全世界都在帮我们找回丢失的东西。

我第二次为艾伦戴上了那枚戒指,它现在已经在艾伦的手上呆了12年,而且还会一直戴在他的手上。

作者:凯瑟琳·库德勒·金

(Kathleen Coudle King)

一位已婚、有四个小孩子的母亲。毕业于纽约大学,学习剧本创作,具有纽约大学戏剧专业学士学位,同时还有另外一所大学的英语专业硕士学位。截至目前,她已经创作了10多个舞台剧本和电影剧本,她希望她的电影剧本有一天能够搬到银幕上去。与此同时,她还有小说作品已经问世。

 

   
 
故事七:希望和滑雪袜


        希望和滑雪袜

OF HOPE AND SKI SOCKS

“你知道什么是再婚?”我的朋友迈克问我。“它意味着希望最终战胜经验。”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回答,尤其当我的问题是:你会为我主持婚礼吗?

实际上,我不是在向迈克求婚,只是寻求他的帮助。他不仅是我认识时间最长的朋友,还是一位牧师。我刚刚请他在我将鼓足勇气、再次跳进黑暗的婚姻洞穴时为我主持婚礼。

我试图反驳他,但最终没有开口。迈克和我都是特别爱唱反调的人,所以我们经常争吵,但这一次我无法表示反对。

“你知道吗?你完全正确。”

我猜如果单纯依赖经验,我绝不敢第二次走进那黑暗吓人的婚姻隧道。我的意思是,谁敢呢?婚姻是艰难的,即使是在最美好的阶段——新娘可爱而充满活力,新郎年轻强壮,世界似乎到处开满了鲜花,希望随处可见。即便在你对情歌深信不疑的时候,你也会很快发现,那些充满柔情的曲调不过是美妙的背景音乐,伴随的却是肮脏的锅碗瓢盆、紧张的预算和为了保持良好的婚姻状况而每天都必须做出的让步。

实际上,我的第一次婚姻经历并不太糟。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孤独。前夫和我一直就是不同的人——他性格内向保守、工作勤奋、注重实际。我则性格外向、思维和生活方式都比较自由,虽然热爱工作,但只把工作看作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在结婚前的想象中,我真的以为婚姻会让我们展现各自最美好的东西。两个人的生活结合在一起以后,我们会不断吸收不同的新东西,经历从来未曾想过的事情,相依相伴地过一种充满异乎寻常的经历、当然也充满爱的生活。我以为我们会肩并肩地上路,以己之长补对方之短,共同安全地走过人生路。  

我以为在教堂里说的那句“我愿意”是有魔法的,可以使我们的一切分歧消失在夕阳里,就像童话中的夫妇一样。

是的,我真的这么想。

但现实是,我们仍然是两个人。我们的道路从来不曾交汇——相反,我们仿佛置身于一个跨越障碍的训练场,很难走出来。后来我渐渐明白,我们不是在帮助对方通过每一个路障,相反,我们是在对方的道路上设置障碍。慢慢地,我们开始对对方、对自己和对整个婚姻生活感到不快。

“我知道我们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我在一次咨询活动中对前夫说:“我不愿回顾我们婚姻的任何阶段。”

这是我说过的最伤心的话。

离婚没有多久,我就碰到了斯科特。现在听起来好像是陈词滥调,但我们是在网上相遇的——不是在聊天室,而是在难题答问比赛上。我被分到了一个小组,他是组长。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的关系仅限于此。

后来我们建立了一种工作关系。我有一个自由撰稿任务,需要照片;而答问比赛的组长曾说他懂一点摄影。我问他能不能给我提供一些照片,他过来了。很快我们开始了合作,我撰稿,他拍照,完整的文章被创作并刊登出来。

不仅如此,我们还在合作中成了朋友。

我们的联系主要是通过电子邮件,这当然使我处于明显的优势。从我的邮件中,他可以知道我是一个有紧迫感的认真的作者。但他看不到一大堆要洗的衣服,看不到我头发里沾的糖浆,看不到四个不断需要照料、需要你指导他们做作业和随时要吃花生酱三明治的孩子。

我在邮件中告诉他,这里很吵,到处乱七八糟。这很容易解释,他也可以静静地看邮件。

如果你需要朋友,我随时都在,他回答(他距离我在新泽西的家有300英里)。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确实是。我说我得了感冒,UPS(联合包裹服务公司)便送来一个盖着其他州邮戳的包裹,里面是一个装满鸡汤的塑料罐。儿子用魔笔在脸上乱画,我的邮箱里就有了一包可洗的毡制粗头笔。

一天,我收到一个包裹。当然,我会收到许多包裹——待评论的书,洗衣液样品,订的杂志,还有免费的地址签条。

但这个包裹里夹着一张便条,上面写着“需要亲密的感觉时,你就穿上它”。我打开薄薄的包装纸,发现一双保暖的羊毛滑雪袜。那天晚上,我穿着那双袜子睡觉了,以后每当感觉孤独的时候,我都会穿上它。有时我甚至会把它放在口袋里,当我需要紧握朋友的手时就会触摸它。

这是一个不确定的开端。最终,他搬到了离我更近的地方。他从马萨诸塞调到了费城,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近。我还是处在障碍训练场里,但这一次,有人帮助我跨越障碍。当我们超越了网上朋友的关系时,我向他发出了警告。

发出警告是应该的。毕竟,作为一个单身男人,他的生活是属于自己的。而我的生活里有四个孩子、两份工作、一笔抵押贷款和离婚带来的一大堆账单。

“我有一大堆事儿,”我试探性地说。“有时是很难处理这一切的。”

他无畏而纯朴地笑着。“我的手是空的。”他告诉我,我握住了他的手。

是的,尽管有了第一次经历,我又将重新走上这条路。毕竟,我是一个对未来充满希望而不是囿于习惯的人。

我不用担心脚会冷。毕竟,我拥有的不只是滑雪袜。我有新的丈夫和我们所有的共同点,这一切足以使我感到温暖。

作者:玛丽·狄克逊·勒博

(Mary Dixon Lebeau)

她是一个自由撰稿人和咨询顾问所的雇员。她工作的主要对象是:电子版的孕期保健期刊、圣诞指南、婴儿期护理类的杂志等。她同时也是一家期刊的每周一次的固定专栏作者。目前她与丈夫和孩子们一起居住在新泽西。 


文档类型:上传人:bjhyfbjhyf下载许可:是下载次数:16大小:26.5K所需奉献值:2

有好久没写博了,你们想我了没?其实吧,也就是几天而已,但对我,貌似很久。最近忙的够呛,节前单位办公室就大调整,我的办公室挪到了另外一间,装修、打扫卫生、搬桌子,整理杂物,给我累够呛,过节三天,我在家歇了三天,啥也不想干。没想到,节后,接着打扫卫生。单位又忙着这事那事儿,我既要赶材料,又要被安排外出,忙的不可开交。心里想着晚上加个班吧,笔记本还罢工了!好了,今晚重装了系统,单位忙的告一段落,幸福的周



资讯联播版权所有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